东信2娱乐
Frame
门窗,欧洲的风尚
作者:admin    发布于:2020-05-13 07:59 文字:【】【】【
欧洲最好看的不是恢宏的教堂,不是华丽的宫殿,也非神秘古堡。
 
是门窗。
 
 
门窗是装饰,也是一种生活方式。
 
门,是房子主人的脸,是主人的尊严,门上写着他的品质和修养。
 
窗,则是主人的眼睛,从这里看向世界。
 
 
我会花很长时间,在沿街的灰石或红砖公寓门口,看各种图案的老式木门。
 
这些公寓,根据地域不同所用材质也不同,产石区的房子全部用石头,产砖的地区则用砖,无论砖或石,门的材质却出乎预料地统统使用木料,欧洲原始森林茂盛不用作门窗岂不白瞎。
 
公寓门楣上总会刻着“建于1767年”或“建于1829年”的字样,好几百年的建筑镶嵌着好几百年的木门,封闭起几个世纪的时光,呈献给后人的满是岁月的古老。
 
每一扇门,厚重大气,附着着生命的气息,恪守着无数人间的秘密。
 
木门的颜色一般采用深赭色、樱桃木色和原木色,欧洲南部国家则多刷成跳跃的亮色,比如嫩绿,艳粉和湛蓝。
 
门,有的斑驳,裂纹细密,有的刚刷过漆,光洁如新,这就要看主人的审美取向了。无论什么颜色,门,永远还是那扇好几百年的门,裂纹再多也不会扔掉换新门。
 
 
 
欧罗巴人崇尚古风、节俭为本没有扔东西的习惯,他们把门卸下来自己动手刮刨、修补、翻新,再重新安上,于是,一扇年代久远充满故事的门就越发厚重了。门上雕饰着凹凸的图案,长方形、多角形、椭圆形,在老石和老砖的衬托下,一派古典。
 
这时,门,就成了艺术。
 
门最精致的看点,在于磨得发亮的、固定在门上的铜质把手,它们被做成各种形状,有的是一只握成拳头的手,有的是两个叠加的圆,有的是猫头或狗头,还有的是古代美女头像,它们在门的中间部位形成一个亮点,让整扇门顿时生动起来。
 
法国评选出的一百五十六个最美丽村庄,全部是好几百年历史的老村落,那里,集中了法国最雅致、古典的门,每家每户的门都不重样,在村子转悠,与其说是看风景,还不如说是看一扇扇驻满时光印痕的老门。
 
 
 
法西南大西洋沿岸的塔尔蒙村,以两百年的老宅和盛开的蜀葵花入选了最美丽村庄,每家门前蓬勃生长着红色、粉色、白色的蜀葵,明媚着因岁月而沧桑的老门。
 
欧洲最气派的门是凯旋门,罗马、柏林、布鲁塞尔、波尔多和巴黎都建有凯旋门,只不过它们是大理石垒筑的,坚硬的石材更易于雕铸和恒久。
 
欧洲所有的凯旋门,都是人类英雄时代赢了一场战争后竖立起来的,门的内壁刻着将士的名字,然后,持枪保持冲锋姿态的将士,再以浮雕的形式屹立于门的两端,永恒于天地间。
 
最古老的君士坦丁凯旋门,让罗马以一座门的姿态站立在古罗马的废墟上。五十年凯旋门的门拱内,常年都飘扬着一面比利时国旗,让布鲁塞尔巍然于荣耀之巅。
 

脚注信息
版权所有 Copyright(C)2009-2020 小美雅米家装集团